DIARIO DE CHINOS 华侨快报(国际刊号 ISSN 2530-1349) 新手帮助
西班牙国家图书馆注册
国际刊号 ISSN 2530-1349 
西班牙华人网创立于2010年
源自戈雅的故乡——萨拉戈萨

Prensa para extranjeros “独立、公正、即时” 的新闻发布
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 成员
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 成员 
国际中文记者联合会 成员
“一带一路” 文化先行
五湖四海皆兄弟 旅西华人大团结
微博 Qzone 人人 贴吧 微信

故乡的母亲河 ——我和祖国一路同行(3)

马德里时间:2019-9-20 02:26| 发布者: 华侨快报编辑| |原作者: 麻卓民|来自: 华侨快报

西国华人栏目所有文章页(简要上方) 赞助商广告位 150欧元/月 广告联系微信:xbyhrw1

我小时候住在官埠头下的临江路,靠近石柱埠。我家房子是一幢长条形的木结构老屋,坐北朝南,面对着瓯江。屋前的道坛与城墙墙头一样高,就像一座观景台,瓯江风光和水南景色尽收眼底。我出生在这座老屋,枕着江风入睡 ...

2019
我小时候住在官埠头下的临江路,靠近石柱埠。我家房子是一幢长条形的木结构老屋,坐北朝南,面对着瓯江。屋前的道坛与城墙墙头一样高,就像一座观景台,瓯江风光和水南景色尽收眼底。我出生在这座老屋,枕着江风入睡,喝着瓯江的水长大,听着船工的号子牙牙学语,追着江边的 小船蹒跚学步……在这座老屋,我度过了我的童年时代,后来房子被国家征用才离开官埠头。离开那年,我已经10岁。

记忆中的瓯江曾是一条美丽的大河,也曾是让我非常揪心的一条河。70年风雨,几度沧桑,如今的瓯江展示了她的另一种美丽,还是让我感到欣慰。
瓯江有我许多童年的回忆。虽然远离故土,但它一直在我的心中流淌。

鹤城旧貌(图)


一条美丽的大河
瓯江源于庆元百山祖大山深处。锅帽尖峰峦起伏,终年云遮雾罩。孤傲的冷杉是第四纪冰川时期的孑遗,从远古时代开始,就已经在这片大山生活。浩瀚的大森林承接了天赐雨露,吸纳了大地精华。每当晨曦初照,晶莹的露珠从冷杉尖尖的叶片上滚落,一滴一滴……渐渐汇聚成了山涧的涓涓溪流,百山祖是瓯江的源流。

这些大自然的精灵背负着使命,或从峭壁上飞跃而下,或从悬崖底下喷涌而出,聚集一起,浩浩荡荡,穿越群山,向东奔流……流抵青田地界时,已经跋涉了300多公里。从石帆到鹤城镇,其间虽然也有激流险滩,但山峡已经豁然开朗。到了鹤城镇河道,江面已经变得非常宽阔。

瓯江南岸是一片白色的鹅卵石长滩,大大小小圆形和椭圆形的鹅卵石铺满了江边。后面是大片茂密的水竹林,深深浅浅的绿色从石郭到水南村头,绵延有几公里。村落都隐在竹林中,只闻犬吠,不见人影。或晨曦中或暮色里,林中炊烟袅袅升起,宛若一幅绝美的山水画。

五十年代没有机动船,逆流而上的小船都靠着江南一侧的河滩行驶,春夏季风起时,蚱蜢舟都会扬起白色的船帆,乘风破浪而行。一艘接一艘,几十艘、上百艘小船井然有序,排成一条长龙,甚为壮观。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江上的这道风景,常会坐在家门口的道坛上,凝望着对岸缓缓移动的帆影。后来回忆当年的瓯江,脑海里出现的风景就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和片片白帆……

瓯江帆影(图)


瓯江北岸是城里人生活的地方。为方便百姓取水、洗衣和出行,城墙开了6个城门洞,由东向西,依次是行春门、石柱埠、官埠头、中坊埠、大埠头和新码头。我家老屋的右前方是官埠头,官埠头是官家的埠头,它是旧时青田的运输中心和货物集散地,江边樯桅密布,撑槁如林。每天一早,到官埠头挑水的人络绎不绝,常常排成长队。老屋左前方是石柱埠,那里是女人的世界。每天傍晚,她们就好像约好了一样,准时来到江边,然后在石阶上围成半圆,一边淘米、洗菜、洗衣,一边唠着家常……散去时,每个人挽着篮子,各自回家。

官埠头老街(图)


瓯江是一条宁静谐和的河流。

鼋最后的栖息地
我小的时候,瓯江里的鱼很多,虾也很多。那时候,我常常跟着母亲到埠头,她洗衣服,我就在一旁捞鱼。水中的鱼成群结队,靠近岸边的鱼苗密密麻麻。鱼苗细细的,头大大的,眼睛黑黑的,游的很慢,我用小手帕也常常能捞到。有时候在水边的石头缝里,还能捉住一些小虾小蟹。

喜欢游泳是男孩子的本性。我小的时候,祖母对我看得很严。她不愿意让我一个人靠近水边,但我还是会借各种机会偷偷下水。我小时候比较淘气,淘气的孩子通常也比较机灵。没有过很久,我很快就学会了游泳。石柱埠水流湍急,会水的人都喜欢在急流中游水,我也一样,“激流勇进”,心里有着一种特别的快感。祖母管不住我,后来特别叮嘱,“不要在太阳下山后下水,水下有‘水鬼’,‘水鬼’要抓‘替死鬼’;也不要在正午时下水,水下有鼋,太阳正照,鼋看到人的影子会上来把人拖下淹死”。我不信“水鬼”,对鼋把人拖走的话也是将信将疑,但我还是记住祖母的话,在这两个时辰不下水。

鼋是极为珍稀的淡水生物,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这些来自远古时代的生命,只栖息在水质特别好的深水中。鼋的外形和鳖很相似,是龟鳖类中体形最大的一种,体长有几十公分,重量有五、六十斤,最大的有一百多斤。六十年代初,我曾在大埠头见过有人捉到的一只鼋,大约有三十多公分大。

湖边至鹤城水域曾被誉为鼋的最后栖息地,这一段水面后来被浙江省政府列为鼋自然保护区。六十年代时,瓯江时不时还有大鼋浮出水面,后来就很少听到鼋的消息了。

鼋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水质最好的河流。

瓯江纤夫
大溪和小溪在湖边汇合后,瓯江水势大增。江水循着山势一湾一变,从湖边下来的水首先冲向沙湾,过了沙湾撞向了湖口,湖口的水又折向了锦屏山下的“三角桥”大湾,接着转头冲向了水南村头,水南村头的水则直奔鹤城的大埠头、官埠头和石柱埠而去。

江水的急速冲刷,让江北没有了砂石沉积,水底十分干净,因此特别适合饮用和洗涤。江南一侧水流平缓,于是从上游裹挟下来的鹅卵石全都留在了水南。江水的流向给瓯江两岸留下了迥然不同的风景。

雨季来临,当江水漫过水南滩时,蚱蜢舟就停止了航行,只有航船还在继续行使。这时候,航船只能走江北水道,因为北岸的路比较坚实,都是石头垒成的。大水时,航船全靠船夫拉着前行。

石柱埠的石柱(图)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歌曲《纤夫的爱》曾经十分流行,其实真正的纤夫没有这样的浪漫,没有“荡悠悠”的纤绳,也没有坐船头的妹妹(船工最忌讳的就是“女人坐船头”)。每次听到这首歌,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我见过的瓯江纤夫。

记得那天淅淅沥沥还下着小雨。江水已经漫过路面,航船除了留着船老大掌舵外,其余五六个船夫都下了船。他们光着膀子,胯下和腰间系着大布条,每个人的身上都套着纤绳,匍匐着身子向前。他们脚踩着水下的石头,两手紧紧抓着石缝,使出了浑身力气,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他们发出的号子都是撕心裂肺的呐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让人感到无比震撼。

强壮、力量、齐心、勇敢,是纤夫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随着后来机动船的出现,瓯江的这一道风景也永远不见了。

曾经的劫难
故乡历史上应该是有鹤的。从两千三百多年前的秦朝开始就有歌咏青田鹤的诗文,到了南北朝和唐代,文人骚客颂唱青田鹤的诗特别多,但什么时候没了鹤呢?旧县志没有记载。“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无鹤的鹤城已徒有其名,此情令人唏嘘。

小时候,故乡的鹰非常多。每到傍晚时分,太鹤山总是有很多的老鹰在空中盘旋,可是五十年代末以后,故乡的天空已经变得无比空旷。“千山鸟飞绝”,老鹰没了,其它大的飞鸟也没了,只留下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小麻雀,在城里的屋檐下活了下来。

1958年,青田开始建设瓯江水电站。每天开山放炮的爆炸声震天动地,水南村头整座大山被一“炮”端没了,无数的巨石滚落江中。城里有许多老屋被震倒,我家的房墙也被震得歪歪扭扭,后墙还倒了一角。在大爆炸中,瓯江中的生命遭遇空前灾难,很多鱼被震死了。那些年,江面上经常会浮起一米多长的大鱼。这些在这条河流里已经生活了数百年的生命,就此终极。牠们的后代也永远失去了自己美丽的家园……

青田瓯江水电站工程彻底改变了瓯江面貌,直到1962年中苏两国交恶,苏联专家撤走才“寿终正寝”。可是此时的瓯江两岸,早已山河破碎,百孔千疮。水竹林没了,水南村头的村落也没了。滚落江中的巨石堵塞了河道,河床不断抬升,没几年功夫,西门外河段就被砂石填埋,成了溪滩。又没过几年,大埠头的渡船航道也堵塞了。枯水季节,江中的许多地方,人们不需乘坐渡船,就可以淌水过江了。

瓯江的苦难并没有到此结束。1985年,景宁县造纸厂的大规模扩建,给母亲河带来了更大的灾难。那些年,景宁造纸厂废水未经任何处理,每天就向小溪排放了大量含有氯和碱等剧毒化学品的液体残留。景宁造纸厂的废水给小溪造成的危害是致命的。

小溪原是浙南生态最好、水质最好的溪流。千百年来,小溪两岸的农田灌溉和人畜饮水都取自小溪。可是没几年时间,溪水已经彻底变质。从小溪到大溪的交汇处,溪水已经浊黑,溪中原本白色的石头也被染成黑色,山谷中弥漫着扑鼻的恶臭。鱼死了,虾死了,鳖也死了,溪中寸草不生……从景宁县鹤溪镇到青田湖边190多里的小溪,所有的生命都绝迹了,小溪已经濒临死亡。

大溪呜咽,小溪哭泣,景宁造纸厂是瓯江历史上最大的一场灾难,万劫不复。即使后来造纸厂停产了,人们也采取了各种补救措施,但小溪再也回不到此前了。

母亲河的重生
自古以来,人类都是“逐水草而居”。离开清洁的水源,人类根本无法繁衍。历史的发展总是这样,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痛定思痛,人们才会明白保护水资源的重要性。

1989年12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终于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这部大法阐述了人与万物共存的理念,明确了人与自然的关系。离开了环境保护,我们国家根本无法实现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因为有了国家的大法,母亲河终于赢来了新生的希望。

因为《环境保护法》,丽水加强了环境保护的检查力度。1999年,面对上级政府的强大压力,景宁造纸厂被迫停业转产。2000年之后,再也没有具有严重危害的污染物直接排入小溪,小溪的命运也从此发生了改变。2003年,位于小溪中游的滩坑水库开始动工兴建,2009年下闸蓄水,水域面积10.7万亩,滩坑水库成了浙江省第二大水库。美丽的“千峡湖”终于让小溪死而复生。

1992年,青田瓯江大桥建成通车,两岸群众过江难的历史从此结束了。1999年之后,青田又先后建成了太鹤大桥和塔山大桥……如今的故乡,交通四通八达,天堑已成通途。

2016年之后,青田又建成了水利枢纽工程“太鹤湖”。浩渺水面,波光潋滟,瓯江的面貌焕然一新。这条美丽的河流又有了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风景。夜幕落下,两岸高楼的霓虹灯亮起,五彩缤纷,分外璀璨夺目。在灯光的映照下,太鹤湖波光粼粼,风情万种。

三十年青田人励精图治,瓯江终获新生。

夜色中的故乡(图)

心中的母亲河
没见过从前瓯江的人,都会为今日瓯江的美丽欢喜雀跃。我也为瓯江重新恢复了清澈和活力感到高兴,但她不是我心中的母亲河。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的审美都是不一样的。有人喜欢艳丽的大红色,有人喜欢淡淡的浅蓝色;有人喜欢奔放狂野,有人喜欢淑雅宁静;有人喜新,也有人怀旧……在我看来,今日瓯江的美,很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彩;而我心中的母亲河,却是一幅素雅的水墨。今天瓯江的美,很像是一个披金戴银,浑身珠光宝气的富婆;而我心中的母亲河,却是一个朴实无华的村姑。夜色中绚烂的江景,总是会让我想起那些抹着口红,描着眉毛,穿着旗袍在舞台上摆酷的大妈和老太太,看上去和时尚潮流合拍,但已经没了昔日优雅的风韵。

童年是无法忘记的。每次回到故乡,我都会去江边走走,去看看官埠头,看看石柱埠,看看我原来老屋旁还在的老宅,那里还留着我童年的许多记忆。

我永远怀念故乡的母亲河。

作者: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 麻卓民
2019.9.18


西国华人栏目所有文章页(文章下方) 赞助商广告位 100欧元/月 广告联系微信:xbyhrw1
广告5月8日到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留学服务
【郑重声明】西班牙华人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禁止任何微信公众号转发本站原创文章,其他媒体转发需要授权。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0条评论 350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广告位300€/月上一条 /1 下一条


©2009-2016 西班牙华人网 http://www.laicw.com西班牙国家图书馆注册西中文化传媒促进会主办Powered byDiscuz!X3.2"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成员 ||